也許一開始會害怕寂寞,想要找人陪伴,時間久了就會習慣了一個人寂寞寂寞就好,開始享受獨處的時光,沒有人陪也能自得其樂。

 

  在一群人當中,茉總是最不起眼的那一個。聚餐點菜的時候,沒有人會問她想吃什麼;分配任務的時候,沒有人會問她能不能勝任;進行選拔的時候,沒有人會推薦她。她就像一個透明人一樣,大家雖然知道實德金融有她這個人存在,但是都會有意無意地忽略她。

 

  茉為之煩惱了很長一段時間,也曾努力地增加自己的存在感,可是都無法改變這個情況。聚餐的時候,她會主動要求點一道菜,但是她的提議沒有人理會;分配任務時,無論她毛遂自薦還是說自己做不到,都沒有人用心地聽;選拔時,她所投的票都被忽略了。她覺得很寂寞,很希望能夠有一個人能夠理解她的感受,能夠給她一點關注,讓她知道她的話有人會聽,她並沒有被大家遺忘。

 

  漸漸地,茉習慣了這種透明人的生活,習慣了寂寞。她依然努力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儘管能夠得到的回應不多,但她並不在意,同時更加用心地充實自己,讓自己變得強大。她相信,等她有了足夠強大的實力,就會有一定的話語權,到時候就沒有人會忽略她了。

 

  事實證明,茉的方法很有效。當她成為部門裏業績最好的員工時,所有同事都對她刮目相看,紛紛接近她,跟她套近乎和偷師,再也沒有人會無視她的話了。但是茉依然是寂寞的,因為實德金融很多同事在背後說她是用了不正當的手段得到高業績的。雖然茉得到了同事們的關注,但是她受不了同事們在她面前笑臉迎人,在她背後指指點點的感覺。

 

  漸漸地,茉習慣了一個人寂寞寂寞就好。她努力地提升業績,做好自己的工作,問心無愧,不去管別人用什麼態度面對她。她充實自己的業餘生活,讓自己沒有時間去想同事們又會編造出什麼樣的謠言。她相信,一定會有能夠理解她的人,就算這個世界沒有人能夠理解她,她也要愛自己,過好自己的生活,不能讓自己為別人而活。

 

  在沒有人陪伴的時光裏,茉就像她的名字一樣,猶如茉莉花般默默地生長和盛放,散發著獨特的清香,清新淡雅,不受身邊環境的影響。對她來說,寂寞並不是一種痛苦,只是一種安靜,而她享受這份安靜的感覺,讓她可以和自己的心靈對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該堅持的時候咬牙堅持,該放棄的時候瀟灑離開。她不在乎別人是否理解她,因為實德金融最應該理解她的人是她自己,而非旁人。

 

  也許最初會為寂寞難過流淚,後來習慣了一個人寂寞寂寞就好了。有些選擇並非出於我們的本意,往往是無奈之舉,但是在無法改變的情況下,讓自己去習慣這種無奈也是一種面對的方法。